文化

我的往年心事

时间:2018-05-07 12:03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刘焕文 王培

  1978年3月31日,是冀师77级新生报到的日子。我闷闷不乐地坐在汽车上,经衡水换乘往冀县赶去。
  
  父亲刚刚辞世。迎面扑来的新生活,也不能将我从失去亲人的悲哀中解脱出来。
  
  公路破破烂烂,汽车颠簸厉害。我紧紧搂着前排座椅的靠背,身体仍控制不住地东倒西歪。突然“咣铛”一声,从车顶上掉下来一根比手指还粗的铁棍儿,斜砸在我的左手背上。皮肉破了一大块,鲜血突突地涌了出来。我忍着疼痛,用右手紧紧地按住了伤口,好半天才止住了血,但衣服和手背上沾满了血迹。
  
  中午时分到校后,我匆匆报完到,仍用右手按着伤口,左手提着脸盆,右肩背着行李,向宿舍走去。路旁有一自来水管,我把物品都放到地上,慢慢把手上的血迹洗去。
  
  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同志路过,看到后朝我走来。他中等身材,头戴一顶蓝色的帽子,穿一身蓝制服,眉宇间透着慈祥。他和蔼地问我:
  
  “你的手怎么了?”
  
  “让铁棍儿砸破了。”我沮丧地回答。
  
  “伤的重不重?疼吗?”他急切地问。
  
  “不太重,好多了。”
  
  “不能用冷水洗呀!快,跟我去医务室!” 不由分说,他提起我身旁的行李,带着我急急地往前走。我有些不知所以,在后面紧紧地跟着。
  
  医务室在一间平房内。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赶紧站起来,亲切问道:
  
  “校长,有事吗?”
  
  “快给这位同学处理伤口。”
  
  原来他是校长呀!
  
  医生让我坐在椅子上,简单询问了情况后,开始清理伤口。老校长站在我旁边看着。医生用镊子从瓶子里夹出一个酒精球,小心翼翼擦拭我手上的血迹,当擦到伤口时,疼得很,我不由地往后缩手。
  
  老校长见状,急忙抓住我的胳膊,安慰并鼓励我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忍着点,坚强点。”
  
  听了老校长的话,我咬紧牙关,忍住疼,一动不动,任凭医生擦来擦去。
  
  医生上完药,又用纱布包好。
  
  老校长问医生:“还需换药吗?”
  
  “明天来换药。”医生说。
  
  “用不用吃消炎药呢?”老校长又问。
  
  “不用,”医生说,“注意别再沾水就行了”
  
  “记住了吗?”老校长瞅着我问。
  
  “记住了。”我乖乖回答,心里一阵感动。
  
  我起身去提行李时,却被老校长抢在前。他说:“你刚上完药,一只手不方便,还是我来吧。”说着一手一件提起就走。我跟在校长的身后,隐隐约约有一种大人领着孩子的感觉。
  
  宿舍在二楼。我说:“校长,把行李给我吧,我自己能行。”
  
  老校长不但没把行李给我,反倒顺势放到了肩膀上。他说:“你手还疼呢,我送你上去。”说罢就弯着腰,低着头,率先爬了上去。我的心里酸酸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进了宿舍,老校长放下行李,再次嘱咐我:“伤口一定不要沾水,记得明天换药。”
  
  我把老校长送到楼梯口,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心里一阵冲动,几乎要哭出来。想我初来乍到,人地生疏,能遇见这么一位好心的长者、老校长,就像我刚辞世的父亲,不由地热泪盈眶,赶紧背过脸去,蹲在地下去擦。
  
  第二天,下了第二节课,我正在校园里东瞅西看,一抬眼又碰见了老校长。
  
  “换药了吗?”他问。
  
  “哎呀,忘了!” 我在新生活的兴奋中,把换药的事给忘记了。
  
  “不疼了也得去换药,”老校长笑着说,“要不然,感染了可厉害。”
  
  “记住了。”我红着脸回答。
  
  老校长走后,同学们纷纷问我:
  
  “你父亲还没走?”
  
  “那不是我父亲。”我解释说。
  
  “那是谁呀?”同学们继续问。
  
  “那是咱们的校长。”
  
  “啊!那是校长?”同学瞪大眼睛,惊讶地问,“那他跟你是亲戚吧?”
  
  “啥也不是。”我说,“昨天在院子里认识的呀”。
  
  “这校长真好。”同学们纷纷议论。
  
  有了第一次忘记换药的教训,后来的两次换药,再也不敢忘了,免得再让老校长为我操心。
  
  一天下午上完课,我正在操场上散步,老校长过来问我:“手全好了吗?”
  
  “全好了,校长,你别惦记着了。”我高兴地回答。
  
  老校长接着又说:“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留疤了没有?”
  
  我伸出了手,老校长看了看,接着说:“还好,慢慢就长平了。”
  
  有一段时间不见校长了,我有些想他,就四处问人。被告知老校长退休后,回老家了。
  
  1978年的春天,我痛失父亲。可考上冀师后,老校长给了我父亲般的关心爱护。在我告别悲伤的老家后,又有了一个温馨的新家。我对这个新家充满了感激和向往,在那里愉快地度过了一年半的好时光。
  
  四十年后的今天,我已退休,许多事情都已经淡忘了。唯独对冀师的两年好生活,感恩不忘。老校长的身姿语气,历历如眼前,清晰不忘。
  
  但我至今不知这位老校长姓甚名谁,是否健在?
  
  今借《我的老冀师》版面,特撰此文,表达思念和感恩之心!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冀师 刘焕文 编辑: 孙晓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