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照亮我成长的货车检车灯

时间:2020-05-19 15:26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信宝忠

\
作者收藏的不同年代的货车检车灯。  信宝忠 摄

  1967年12月27日,顶替父亲参加铁路工作、年仅十六岁零七个月的我被分配到古冶车辆段东列检所乙班学习货车检查,正式成为我们家第三代检车工。
 
  记得来到东列检所乙班的头一天,班组长江师傅给了我一把检车锤和一个检车灯。看着我略显疑惑的神情,江师傅说道:“这把检车锤是检查货车用的,这个检车灯是上夜班检查货车照明用的。你可别小看这俩工具,它们对发现车辆隐患部位、保证货车安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说着,他还递给我几个小灯泡,说是检车灯灯泡烧坏时的备用。

  从那天起,一直到1982年7月我调到古冶车辆段党委工作,这把检车锤和这个检车灯伴随我在一线检车岗位上工作了整整十五个年头。

  车辆检车员是铁路车辆部门特有的工种,每天24小时不间断倒班露天作业,小跑、弯腰、钻车、检查……手握检车锤、手提检车灯,检车员们在列车之间挥汗如雨、穿梭钻行,晴天一身灰,雨雪天一身泥。检车员的职责是专门处理货车车辆的“明伤隐疾”,被路内、路外形象地称为“列车大夫”。

  当年,这个绿色铁皮外壳的检车灯看起来并不起眼:上部有一个开关,从上边打开盖,里面是两个组装在一起的电瓶。当年师傅还特别嘱咐我:下夜班后,一定要把检车灯里的电瓶取出来,交给列检所专门负责充电的师傅充好电,否则第二天夜班就没法照明检车。给电瓶充电时,要在电瓶里面放上一些硫酸。夜间使用检车灯时稍不留神,电瓶里面的硫酸液体就会流出来,洒在衣服、鞋上,烧成一个个小洞,刺鼻的硫酸味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检车灯外壳上的油漆皮也会被烧掉。到了上世纪70年代,检车灯的外壳换成了黑色塑料皮,不会再被电瓶里的硫酸烧坏了。但是由于电瓶充电时间长,光源换成白炽光灯泡,很容易烧坏。有时一个夜班就得换上五六个小灯泡。

  记得1969年,在一次特殊条件下,我所在的东列检所进行了夜间停电无灯条件下的检车作业,那天正好赶上我上夜班。21时左右,操车场的所有照明大灯关闭,按照列检值班室喇叭传出的指令,我只拿检车锤、不拿检车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下到现场按位置列队,准备检查一列从山海关方向开来的货车。在列车停稳、前后插上活动防溜脱轨器后,我们组开始在不使用检车灯照明的情况下,摸黑用手摸轴箱温度、闸瓦仟是否丢失、制动梁销和开口销是否松动或丢失。这天夜间,我们班的两个组分别在无照明环境下各检查了一趟货车,完成了一次难度很大的摸黑检车作业。

  在我的家中,收藏着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现在不同时期使用的货车检车灯,从铁皮到塑料、再到如今最先进的检车灯,应有尽有。这些不同形状的检车灯,不仅见证了我的成长,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和铁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史料和收藏价值。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收藏 编辑: 侯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