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银色飞轮 滚滚向前

时间:2020-05-18 14:33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李万云

  在袁广平先生捐赠给广州铁路博物馆的1880件铁路文物和老物件中,笔者一眼就看中了这枚徽章。经过半年的查找资料,研究思考,结论逐渐明朗,使笔者倍加惊喜:这确实是一件重量级的文物,将成为广州铁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笔者暂将其命名为“飞轮”路徽。

  一、“飞轮”路徽的真容
 
  名称:中华民国交通部铁路徽章(胸章)。
  时间:1919年设计制作。
  尺寸:宽10毫米,高6毫米,厚1.3毫米。
  重量:3克。
  材质:银。
 

正面照之一。
 

正面照之二。


背面照之一。


背面照之二。(可见“中国”的英文“CHINA”)
 
  二、“飞轮”路徽的诞生
 
  铁路作为一个特殊的行业,从诞生之日起就引领社会不断发展,成为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而铁路本身始终注重企业文化的形成,铁路路徽的产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时局所需,总长命令。辛亥革命后,清帝退位,中华民国建立,当选大总统的袁世凯在1912年宣布“统一路政”,解散了各省商办铁路公司,把各省已经建成和正在兴建的铁路全部收归国有,形成了全国铁路统一管理的体制。
 
  曾鲲化在1924年所著《中国铁路史》第二编第一章第七节里述说:“民国8年5月10日,总长曹汝霖以各国铁路均有一定的旗式,而我独阙不足,以示标志而社观瞻,特令路政司制一轮轨双翼式的白质蓝章,呈请颁行。”曹总长令下达不久,同月21日该令以大总统令公布。图案是轨道上的一个机车动轮,两侧插上飞翼,象征铁路的飞速发展及恢弘的气势。
 
  借鉴“东清”,源自沙俄。“东清”是指东清铁路。该路段是清朝末期由沙俄在我国东北地区修建的一条铁路,也称“中东铁路”。当时东清铁路就设计和使用了一种路徽,图案是一条代表清政府的龙和代表沙俄铁路的车轮与羽翼相结合而成。东清铁路路徽又是源自沙俄帝国铁路路徽,它是由国徽和车轮双翼组成。所以,我国民国初期的铁路路徽是借鉴了东清铁路路徽和路旗图案标志的基础上修改完善而成。

  三、“飞轮”路徽的珍贵

  经过多方面调查分析研究,笔者概括这枚路徽在中国铁路发展史上有“三个之最”,体现其珍贵。

  一是中国铁路使用最早的路徽。从现有资料和信息综合来看,“飞轮”路徽是1919年设计制作和使用的,也是中国铁路实行国有所产生的第一枚路徽,其它一些地方和区域性铁路徽章不代表国家铁路,就如这枚路徽的背面,标有“CHINA”的中国标志一样,充分证明其国家的名誉和地位,其重要价值不言而喻。
 
  二是中国铁路选材最好的路徽。这枚路徽是纯银制作,从选材上讲,是选用了贵金属材料,体现了其价值。从我国现存的众多路徽中比较,银质很少,不出其二。绝大多数都是用铜、铝,钢,铁等合金材料所制。充分证明了当时当局对铁路徽章的重视。

  三是中国铁路存世最少的路徽。据现有信息和研判,目前在全国“飞轮”路徽存世量不超过五枚。几乎可以确定,这枚路徽是非常珍稀贵重。究其理由,一是当时当局在制作时,就制作的不太多,笔者认为其主要用于当局政府交通部路政司及铁路总局的官员佩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从徽章背面所刻编号分析,可能在千枚以内(见下图)。二是从1919年到现在,已跨越百年。时间的漫长、社会的动荡、物件的损坏,必然导致此路徽的不断减少、所存无几。三是经与中国铁道博物馆、哈尔滨铁路博物馆、昆明铁路博物馆等铁路博物馆及纪念馆联系,初步了解全国铁路系统的博物馆和纪念馆的藏品中都没有“飞轮”路徽,只是在网络上发现有一枚类似相同的路徽照片。所以,笔者认为在民间可能存有2至3枚此路徽。
 

“飞轮”路徽背面镌刻的数字编号。

  常言道:物以稀为贵。如此少量的“飞轮”路徽存世,足可见其珍贵!

  四、“飞轮”路徽的沿革
 
  一章引来百章出。随着“飞轮”路徽的诞生和使用,因其国家铁路标志的地位和代表性,以及铁路企业文化的沿革,后来,许多铁路机构、铁路公司、铁路庆典都在“飞轮”路徽的基础上,设计制作和使用了许多种铁路徽章和纪念章等。下面给介绍一些,以说明铁路企业的文化交流和传承。
 

平汉铁路徽章
 
津浦铁路徽章
 
京沪铁路徽章
 
陆军铁道大队徽章
 
京沪区铁路工会徽章(袁广平先生捐赠广州铁路博物馆)
 
京沪区铁路麦根路货站运输业证章(袁广平先生捐赠广州铁路博物馆)
 
个碧石铁路通车纪念章
 
胶济铁路员工制服扭扣(袁广平先生捐赠广州铁路博物馆)
 
  五、“飞轮”路徽的评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等级的标准,这枚徽章符合国家一级文物的评定标准,因为其具有特别重要的历史和艺术价值,且存世量稀少,是此类代表性文物,反映了民国时期的铁路制度及管理、企业文化和社会地位。

  “飞轮”路徽实物的展示和其“三个之最”、物以稀为贵的收藏理念,还有进一步的研究价值,值得引起专家的关注和共识。

  比较评估,笔者所知在武汉“二七纪念馆”有一枚“江岸京汉铁路工会会员”徽章,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由此,笔者认为“飞轮”路徽较更早使用、更富意义、更加珍贵,也应该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江岸京汉铁路工会会员”徽章。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飞轮”路徽确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笔者在“飞轮”路徽考证中,得到捐赠者袁广平先生的支持和协助,在此特表谢意!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收藏 “飞轮”路徽 编辑: 侯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