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说说徐家棚

时间:2020-05-10 09:4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赵伟东

  爱上武汉,是因为铁路的缘故。在武汉繁华的市井、隐藏的小巷,都能感受到火车的印记。寻着火车,读着武汉,悠游于历史和现实之间,那些与自己结缘的人和事,在生命中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迹,成为鲜活丰富的人生底色。
 
  想说说徐家棚。记住这个地方是因为1992年春,我与一帮志同道合的铁路职工在这里吃火锅。他们介绍说,有一段70公里长的铁路在武昌城郊穿梭几十年,已成为大武汉的一道风景。酒酣耳热之后,我踩着有花甲之龄的钢轨,一条小巷一条小巷地走进徐家棚看市井百态。地处徐家棚的武昌北站,开出长长的绿皮火车,吐着白烟,带我穿越沙湖、南湖,穿过武昌、青山、洪山,让我在兜兜转转之间熟悉了武汉。跑了一天也没跑出武昌城,却好像开辟了一条时光通道。
 
  自那时起,无数深刻的印象永驻心间。那时在大武汉,在徐家棚,我看见身着铁路制服的工人推着自行车匆匆穿过钢轨上下班,一节节车厢满载而来,长江上轮船如梭。铁路职工在铁道上来来回回,铁路家属区到处是小商小贩。三三两两的女孩子在信号灯下,在水塔、站房、天桥旁拍着文艺照片,她们穿着旗袍,有着老武汉的格调……
 
  2005年春天,我到武汉上班后,依旧怀念1992年在徐家棚的美妙旅行。我再次在小东门的涵洞边乘上绿皮火车,走走停停,路过波光荡漾的沙湖,路过高楼林立的徐东,沿着徐家棚街的穿肠小道,穿越武汉长江二桥辅桥,步行至粤汉码头,再回穿过四美塘公园,骑车抵达秦园路,在沙湖边听火车嘶鸣。钢轨铿锵,将整个武昌震动得呼呼作响。
 
  我就想,如果把武汉比喻成容色娇好的姑娘,那火车就如发簪,红色的火车是红木簪,绿色的火车是翡翠簪,蓝色的火车是琉璃簪。“青丝渐绾玉搔头,簪就三千繁华梦”,从时速35公里的蒸汽机车到时速350公里的高铁,武汉这座九省通衢之地留下了许多可以追寻的梦想足迹,生动讲述了中国铁路的沧桑过往。
 
  像我这种对火车有着别样感情的人,怎么会放弃徐家棚这样一个有着铁路烟火味的地方呢?我再次来到徐家棚。我无数次来,每次都有新的发现和感悟。在徐家棚,我一次次安步当车,独自一人完成对铁路的“朝圣”之旅。
 
  徐家棚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地名。长江边上,滔滔江水,漂来一个姓徐的家族。自清代始,他们在这里筑棚而居、繁衍后人,靠种菜为生,周围全是芦苇荡。徐家棚名震天下,是因为火车这个庞然大物。1909年,粤汉铁路湘鄂段原定以鲇鱼套为终点,后因购地困难,改在徐家棚。1918年9月,粤汉铁路武昌至长沙段建成。1936年9月,粤汉铁路全线竣工,徐家棚站成为终点站。9月3日,一列火车由蒸汽机车牵引,穿越秋天的原野,历时44个小时,由广州黄沙站抵达徐家棚站,徐家棚的命运从此被改写。
 
  说起粤汉铁路,真让人感慨万千。这条铁路南起广州、北达武昌,全长1096公里,1896年开始筹建,历经近40年才全线通车。作为粤汉铁路的终点,徐家棚逐渐成为连接南北的枢纽。1950年8月,徐家棚站更名为武昌站。1953年1月,随着武昌城区的扩大,徐家棚已处于武昌城区的西北角,因而又更名为武昌北站。
 
  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前,从南方来的旅客均在武昌北站下车,步行百米之远到徐家棚轮渡码头。继续北行的旅客,乘渡轮过长江到达汉口,在汉口的粤汉码头上岸,然后到大智门站(老汉口站)乘车北上。南下的旅客则在大智门站下车后,在粤汉码头乘渡轮过长江到徐家棚轮渡码头上岸,再由武昌北站南下……因南来北往的人多经徐家棚转乘火车,武昌北站迎来很多显赫人物,留下不少扣人心弦的故事。
 
  繁华时的徐家棚人气爆满。车辆厂、纺织厂、造船厂、钢厂在它周围扎下了根。工业化使这片土地开始了快速的城市化进程,火车站的经济辐射和带动作用十分明显。比如四美塘,尽管在徐家棚的边缘地区,但发展很快。1914年修筑粤汉铁路时,于此挖取土方,从此积水成塘。沿塘搭棚而居的筑路工人曾数以千计,当地人便以筑路工人为对象做衣食住行方面的小生意。时有四女子于塘边洗衣为生,筑路工人称之“四美”,四美塘由此得名。如今的四美塘是武汉繁华的社区,火车站的拉动作用十分明显。再如秦园路,这是徐家棚可圈可点的地方。秦园路这条马路是1922年修建的,它西起粤汉铁路江边,与铁路有着扯不断的联系。在秦园路,可寻觅无数徐家棚老街坊美食:灌汤包、热干面、麻辣烫……都是吃货心里的私藏美食。夜幕降临时,那里挤满了食客,几乎是家家排队、店店爆满,虽然简陋却是地道的武汉味道。
 
  铁路带来了徐家棚的繁华。本世纪初,徐家棚逐渐成为武汉内环面积最大的棚户区。随着城市的发展,纵横南北、连接成网的铁路也面临着新的改造。2018年5月10日,位于徐家棚的武昌北站送走最后一班市郊列车8304次,承载着武汉人绿皮车情怀的市郊通勤车停运了。同年5月13日,武昌北站正式停办行车业务,拥有109年历史的武昌北站关站了。
 
  2019年6月,我再次漫步徐家棚,与四美塘和秦园路所处的繁华闹市相比,这时的徐家棚带给我一种莫名的感慨。往日情景再现,似乎还能看到昔日门庭若市的早点摊、人声鼎沸的大排档……沿着水泥路一直往里走,像穿梭在历史的通道中。
 
  如今,与武昌北站配套使用的战备码头已经搬迁,铁道线上的绿皮火车不再运行。与之相距不足1公里的武汉绿地中心拔地而起,成为武汉地标式建筑。这些让我感到些许惆怅,又充满热切期望。随着武昌滨江商务区的出现,徐家棚将焕发新的生机。围绕绿地中心而打造的金融之都、设计之都,将助力武汉早日成为国际大都市。
 
  离徐家棚不远的铁路主题公园尚在兴建,铁路的贡献已蕴藏在武汉的快速发展中。顺着旧日钢轨的延伸,徐家棚以前的铁道线将成为集各种景观于一体的复合廊道。这长长的景观廊道将长盛不衰地充满铁路的灵动与张力。尽管铁路不再发挥作用,但仍能聆听并感受大武汉的心跳。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 编辑: 孙玥
上一篇: 工地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