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王亚君:点赞,高铁战疫“摆渡人”

时间:2020-09-23 15:40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张贵锋 李一明

——记全国铁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福州客运段列车长王亚君

\

\

\

\

\

\
 
  人民铁道网讯(记者 张贵锋 通讯员 李一明)王亚君又落泪了。
 
  9月8日10时,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如潮的掌声、激昂的乐声,还有一张张可亲可敬的面孔、一个个感人肺腑的事迹,让南昌局集团公司福州客运段列车长王亚君潸然泪下。这泪水里有感动、有敬佩、有自豪,还有对家人的愧疚。
 
  今年疫情以来,这个自诩为女汉子的四川辣妹子,曾经好几次落泪:“眼泪像排好了队似的,往外涌,控制不住!”
 
  高铁战疫“摆渡人”王亚君的战疫故事,就从落泪讲起。
 
  17年前,那个被保护的小女生成了保护别人的勇敢者
 
  王亚君是四川南充人,2008年10月参加工作,当车长有七个年头了。非典时,她还是一名扎着麻花辫的六年级小学生,印象最深的是学校操场上架了好几口大锅,每天都熬中药给同学们喝,呛鼻子的醋味、中药味,让空气变得浓稠起来,就连风也轻易吹不散。
 
  班主任老师板着面孔督促大家喝中药,刚开始不少小女生哭鼻子、抹眼泪不肯喝,捏着鼻子喝下去后都有些委屈,有的甚至眼泪汪汪的。这时的班主任笑吟吟的,给每人小手里塞一颗水果糖,糖纸五颜六色非常漂亮,砖头状的糖块,一口咬下去硬邦邦但嘎嘣脆、甜甜的。
 
  17年过去了,非典时期那个13岁的小女生,已经是一个两岁男孩的妈妈,王亚君学着抗疫勇士们的样子,尽心尽力保护车班同事、保护车上的旅客。
 
  疫情初期,家人问王亚君:“都放假了,为啥子你们还在上班?又没有多少人坐车,而且你们的车还途经武汉,就不能停运?娃儿只有两岁多,能不能请假回来?”
 
  “如果我请假退下来,那就需要别的同事顶上来,别的同事家人也会担心啊。”让她最感动最骄傲的是,虽然列车运行在疫情一线,但车班全体人员没有一个人请假,没有一个人退缩。
 
  “车长,我们一起扛!”特别是几个“00后”的表现,让她感动地流下泪水,彻底颠覆了她对“‘00后’不能吃苦不能扛事贪图享受”的偏见。
 
  “一起扛!”成为王亚君车班的抗疫宣言。
 
  “车长车长,我宝贝发烧了!”2月1日值乘D2242次时,列车运行在巴东至建始区间,一名年轻妈妈找到了王亚君。“是不是染上病毒了?宝贝只有三岁,这可怎么办啊?”对病毒的恐惧、对孩子的爱,让妈妈的脸上写满焦虑、担忧,眼睛里分不清是燃着两束火苗还是噙着两汪水,讲话时嘴唇都在打哆嗦。
 
  “别急,我去看看!”王亚君迅速赶过去,给发热的小朋友测量体温,调整席位隔离,并及时汇报客调、防控办和疾控所等,按照指示做好相关接触者的登记、车厢消毒等工作。
 
  车厢里有发热人员!!!
 
  这个消息犹如一块石头砰然砸在湖面上,恐惧的水花四下飞溅,周围几个旅客“腾”地站了起来:“发烧?!”“会不会是新冠?!”“我们搞不好已经被感染了!”……
 
  “大家都戴了口罩,又坐得这么远,不是密切接触,应该没问题!” 王亚君赶紧安抚,把这节车厢的几名旅客引导到隔壁的空车厢。
 
  列车抵达重庆北站后,发热旅客送医检查后确诊为普通感冒,经过简单的物理降温和服药,体温迅速恢复正常。王亚君及时把这一结果反馈给了同车厢其他几名旅客。
 
  当不成勇士,那就当一名高铁战疫“摆渡人”吧
 
  2月13日,王亚君流下了疫情发生以来的第二次泪水。
 
  2月12日晚上,车班接到命令:2月13日,D2242次列车将承运福州某部队医院103位医护人员前往武汉支援的任务。有幸为驰援武汉的医护英雄们提供服务,王亚君和同事们备感荣幸。跑车10年的她,12号晚上像初次跑车的新手,上了五六道闹钟,怕闹钟没有上好怕自己睡得太沉听不到闹钟响,睡得并不踏实。
 
  凌晨四点多,星星、月亮以亘古不变的姿态高悬在天际。整座城市还在酣睡,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寂静的夜好像个扩音器,把狗吠声沿着空荡荡的街道扩得很大、传得很远。这时,王亚君和车班姐妹们已经出发去福州站了。
 
  考虑到医护人员进站上车时间很紧,携带医疗物资较多,他们比平时提前半个多小时到达站台,和车队、车站组织的党团员突击队一起,协助医疗队安排调整座位、装码医疗物资。
 
  当天的车是重联,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都在重联后组的9至16号车厢里。王亚君很想为这些逆行者做些事情,哪怕只是倒杯茶也好。黄燕、任亚轩等几个“00后”也很兴奋:“车长车长,我们好想当面向他们说声谢谢!”
 
  以什么样的方式向医护人员表达由衷的敬意?王亚君想来想去,计上心头:写信!她唰唰唰写起来,几百字一气呵成,又精心修改、删减成196字。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本次列车即将抵达武汉站。今天,在我们的列车上有103位驰援武汉抗击疫情的白衣战士。”列车快到武汉站时,王亚君通过广播,把这封信“送”到了医护人员的耳中、心中: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你们不仅是战士你们更是英雄,有幸与你们同行并为你们提供服务,我们感到无比荣光。在此,我们D2242次列车的全体乘务人员,向逆行的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美好的祝愿,道一声珍重,期盼英雄们捷报频传;订一个约定:凯旋时,我们接你们回家!”
 
  196个字,每一个字都像从大地深处冒出的泉水,清冽干净,直抵人心;短短五十秒,每一秒都在致敬、都在祝福。读着读着,泪水不知不觉流了出来,几个年轻的列车员围在门口,看着她们的车长流着泪捧读一封信,像捧着一颗红彤彤的心,向同乘一列车的当代英雄们致敬。她哽咽着读完最后一个字,关掉广播,又双手掩面,让泪水尽情流淌。
 
  列车准点抵达武汉站。王亚君和同事、车站工作人员接力,在短短10分钟内把两节车厢的医疗物资卸下车。车子缓缓启动,每个人都汗流满面,每个人都在甩胳膊、揉手腕。这些平时连瓶盖都不一定拧得开的女孩子,变身为装卸工,10分钟之内卸下了五六百件物资,身体自然要找她们麻烦。
 
  王亚君车班值乘的D2242次列车途经湖北省内10个车站,其中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汉口站本次列车均有办理客运业务。春节过后,每次经停武汉和汉口站时,王亚君几乎都能看到站台上从各地前来驰援的一支支医疗队和一批批救援物资。
 
  这座城市迎来了绝地反击,病毒节节败退,客运员们悄然发生着变化。有一次,王亚君隔着车门,通过对讲机向站台上的客运员说道:“快熬过去了,挺住!”随后,她攥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感人的一幕出现了:对方像对暗号一般,也做出了相同的手势。
 
  那个瞬间,王亚君脱口而出:我们赢定了!
 
  “动车,你把妈妈还给我!”
 
  3月5日,四川南充县城的一栋居民楼里,王亚君两岁多的儿子源源正和外婆看电视。忽然,画面里出现了火车站、动车组。边看电视边玩儿积木的源源,听到“动车”两个字,像机灵的小马驹般跳下沙发,跑到电视机前:“动车,你把妈妈还给我,还给我!”
 
  啪啪啪!小家伙“动手”了,连续几巴掌拍在电视屏幕上:“不还妈妈,打你!”
 
  这已经不是源源第一次跟动车“要妈妈”了。
 
  王亚君是四川人,爱人是陕西人。两口子都跑车,孩子从生下来就放在四川外婆家,一家三口聚少离多,就连每年的年三十,两个人总有一个在跑车,团聚,对这个小家庭来说,成为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今年年三十,夫妻俩难得都休班。王亚君打算让妈妈带宝宝一起来福州过年。全家都非常期待,盼着春节快快来到。
 
  风云突变。疫情迅速蔓延。每天一大早睁开眼,王亚君头一件事就是上网查看疫情动态,看到雄鸡版图上深红颜色的范围不断扩大,她的心里像压了一座山。
 
  1月22号晚,她跟母亲视频通话:“妈,把票退了吧,等疫情结束我们再‘过年’。”
 
  听到这句话,源源低着头,默默走到一边,任凭外婆怎么哄,都不肯再理妈妈。
 
  王亚君值乘的动车抵达成都东站后,备班时间是一天两夜。有时候,外婆会带着源源从南充赶到成都看妈妈。王亚君就带着小家伙在附近走一走、玩一玩。把儿子抱在怀里,抱累了就牵着手让他自己走一会儿。有时,他们会站在山坡上数动车,源源的数学启蒙就是从数动车开始的,小家伙还分清了动车组和复兴号,知道妈妈的动车比爸爸的绿皮车既漂亮又跑得快。这样的时候,是母子两个最快乐的时光。
 
  这难得的、短暂的快乐,也被疫情不由分说剥夺了。不能出门,只能通过视频“见面”。每次看到电视上有动车,源源总会不错眼珠地盯着看,问外婆:“这是不是妈妈的车?妈妈很快就回家了吗?”
 
  2月15日,成都东到福州的D2244/1次列车运行在湖北省境内。 “受湖北省大雪恶劣天气的影响,前方线路D2228次列车故障,因当天已无其它列车来往福州,为了及时将故障列车上的旅客送至目的地,准备将D2228次车上282名旅客转移至本次列车!”15:31分,武汉局客调的电话让王亚君紧张起来,她立刻通知车班全体人员做好准备。
 
  16:05分,潜江站值班员呼叫:列车打开靠站台一车车门,转移D2228次列车旅客上车。
 
  16:19分,282名旅客全部转移上车。
 
  16:35分,D2244/1次车缓缓驶出潜江站。
 
  风雪中,银白色动车组抖擞精神,继续赶路;车厢内,王亚君和同事们忙个不停。为了让旅客尽量宽松乘坐,她多次联系前方各停车站,告知车上的客流情况,请各站做好解释工作,尽量劝说候车旅客改签其它车次的列车。随后,她又和班组职工一次次扎进车厢里,提醒大家戴好口罩不要随意走动……
 
  00:42分,动车抵达福州站。从16:19分282名旅客转移上车直至抵达福州站,王亚君没顾得上吃一口饭,不觉得饿,只感觉身体发软,喉咙疼、嗓子干,“那天说了足有好几吨的话!”
 
  回到宿舍,已经是零点了,妈妈打来视频电话:“源源想你想得厉害。”
 
  “妈妈,回家!”
 
  “爸爸呢?”
 
  孩子带着哭音,是恳求,是无奈,是难过。
 
  “你乖乖去睡觉,等怪兽被打跑,爸爸妈妈很快就会回去看源源。”源源在手机屏幕上响亮地“亲”了妈妈一下,挂掉视频去睡觉了。那天晚上,王亚君的眼角是挂着泪睡着的。
 
  “愿亲人,都平安,春暖,艳阳天!”这是王亚君最喜欢的歌曲《岁岁平安》,她设置了单曲循环播放,经常一听就是N多遍。如今,中国抗疫取得了重大胜利,英雄城武汉那些热热闹闹、客流大上大下的日子已经恢复如初。
 
  “我们是幸福的高铁摆渡人!”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刘海霞
上一篇: 与疫情赛跑的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