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邱建章的心愿

时间:2020-04-23 11:26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赵伟东

  听说我们要采访他,49岁的邱建章在电话中连连拒绝。实在拗不过我们,邱建章说,这一仗,打得不容易。如果要宣传报道,应该多宣传包括疾控人员在内的医护人员,这是我的心愿。

  邱建章,现任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武汉疾病预防控制所消毒科科长,1971年7月出生,1990年7月参加工作,2007年7月入党。

  疫情暴发以来,邱建章和他的同事们在战“疫”一线特别忙:开展疫情防控宣传,指导参与站车消毒和测温,培训、督导各单位持续不留死角地消杀……3个月、90天,武汉疾控所始终保持着紧张有序的“战时氛围”。有的忙着流调信息统计、密切接触者追踪,有的忙着健康宣教、物资保障,有的奔忙在消杀一线。大家经历了太多故事,生发了好多感慨。

  为最大限度降低疫情扩散与传播,武汉疾控所第一时间成立5个专业小组,奔赴在武汉铁路局几千公里的铁道线。寒冷的冬天昼短夜长,大部分人进入梦乡的时候,他们不是在车站就是在车厢喷洒消毒药水,确保防疫安全万无一失……

  从2003年抗击非典到当前从容应对新冠肺炎疫情,17年来,武汉疾控所的防疫能力在实战中得到加强。邱建章说:“大疫当前,团队的力量才是最坚强的防线!”

  一

  铁路单位范围广泛、点多线长、人员分散,接触面广。铁路疾控人面对的是隐形的战线和看不见的敌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武汉疾控所迅速组建消毒、疫情管理、物资保障、检验检测等工作小组,实行24小时疫情值班制度,每日召开疫情防控例会,奔赴车站盯控督导体温监测,密切配合地方驻站专门医疗机构做好体温异常旅客排查,指导车站落实消杀等防控措施,筑牢防控疫情的铁路防线。

  1月中旬,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日益严峻,消毒科承担了大量旅客列车和重点公共场所的消毒任务,但也面临着时间紧、任务重,工作量大,科室人员紧缺的窘境。

  从1月16日开始,武汉疾控所每日要对武汉动车段、武昌客车车辆段库停列车实行“趟趟消”消毒措施。消毒工作量几乎是平时的3倍。

  虽在长江以南,冬天的武汉也是天气寒冷,积水成冰。动车段部分高铁动车组返回库内已是夜间,经过检修保洁后,车体停在空旷的停车场。疾控所周忠华带领8名突击队员在武汉动车段、徐涛带领5名队员在汉口动车所克服雨雪天气等不利因素,根据动车段调度反复确认车次所在股道位置,通宵开展作业,对每一列车体进行认真仔细的消杀,队员一晚上在车库内至少需要负重步行8公里。像傅晓光、黄文祥、潘蓬、陶立勋等男同志,有时一晚上步行达到16公里以上。消杀现场没有休整房间,疾控所的同志们经受着寒风冷雨,很多同志着凉生病,仍然坚守在岗位上。

  1月20日,“披甲上阵”的他们来到武汉各大车站。“当时很多旅客不理解。”有些旅客看到工作人员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就躲得远远的。

  刺鼻的含氯药水、重复上千次的喷洒动作、每次上万步的往返,这是消毒科常见的工作场景。

  消杀人员每天背着重达20公斤的喷雾器在消杀地点来回不停地按下加压枪喷头,在每个候车室、每节车厢、每个门把手、每个犄角旮旯精细作业……几个小时不停歇地重复消杀动作,目的是绝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

  他们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忍受着口罩、手套、防护服、护目镜、脚套全副武装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汗水常常紧贴在身上,袭来阵阵寒意。

  面对高强度、高负荷的工作,消杀人员毫不畏惧、负重前行。每次下班后,疲倦的他们做完自身消毒、脱下防护服,只能在单位的沙发上或者简易床上凑和着休息,因为随时会有任务。任务一来,必须迅速投入到下一轮工作中。

  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后,疾控所根据疫情防控要求,除完成库停全部旅客列车的消杀工作外,还需要对各类重点公共场所开展预防性消杀。疾控所及时成立了由30名党团员组成的消杀突击队,由邱建章任队长,每天对集团公司机关大楼、调度所、九州通衢酒店、职工公寓等重点公共场所开展预防性消杀作业和培训指导。漫长的坚守,他们长达86天没回家,联系家人仅靠电话和微信。

  1月31日中午在结束消杀任务后,邱建章接到紧急通知:要对麻城车库运输防疫物资车辆和宜昌车库高铁动车组列车开展消杀作业。他来不及休息,立即带领3名同事出发,历经27小时连续作战,辗转1000多公里,圆满完成了新的消杀任务。

  2月14日,他们还前往武汉高铁职业技能训练段进行防控知识培训、开展预防性消杀,为该段优质服务援鄂军队医护人员提供保障。

  疫情防控期间,武汉局集团公司对调度员、车站值班员、机车乘务员等主要行车工种人员实行集中管理,疾控所主动承担起调度员的医学监护任务。在武汉局集团公司调度所里,疾控所选派高素质专业医护人员24小时轮流值班,每日3次进宿舍、到办公区服务,协助做好420名调度人员的医学监护,开展体温监测、指导用药、劝导就医、医学咨询、心理疏导,精心呵护职工健康。

  按照消杀技术规范,疾控所大力开展公共场所消杀效果评价,对现有4种消毒剂有效成分的含量进行检测;成立P2实验室应急建设项目领导小组,组建新冠病毒检测暨PCR检测技术团队,学习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技术,启动相关实验作业指导书编制,不断加强公共卫生科技攻关,为铁路运输安全和服务旅客提供技术保障。

  邱建章说,防疫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发生了疫情,也是我们发挥专业特长的时候。我们不上,谁上?

  二

  疾控所平时的工作本就繁重,这次更是前所未有的繁重。

  “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邱建章的心里话道出疾控人的心声。他们用使命担当和专业技能牢牢守住了铁路防控前线。

  1月15日以来,邱建章和同事们马不停蹄奔忙于鄂豫两省各大车站。有时从晚上18点一直忙到次日凌晨,捂在防护服里的衣服早被汗水浸透。

  常常是这边电话还没接完,那边手机又响起来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常态,跑车站、跑动车所,车上车下都得第一时间处理,最怕的就是手机没电耽误事!”邱建章向我们介绍道。

  在疫情防控期间,消毒科要对接报的发热病人所乘坐的旅客列车车厢和确诊及疑似新冠肺炎职工所在的办公生活区域,开展终末消毒。

  终末消毒作业劳动强度大、危险性高,面临的安全风险相应较大。

  每次终末消毒,邱建章主动冲在最前列。每次出行前,他总要一遍遍检查作业人员个人防护是否到位、药品设备是否准备充分、交通路线是否合理安全,每个环节都想到做到了,才能放下心来。

  终末消毒对防护性要求较高,需要穿上密不透气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口罩,扛起重重的电动喷雾器。有时为了保护电动喷雾器不被碰损,邱建章和同事们在普速列车狭窄过道进行消毒作业时还要费力地侧着身子。

  为了给楼道做彻底消杀,他们曾从33楼走到地下室,不仅胸闷气短,上气不接下气,嗓子也根本发不出声音。

  尽管气温较低,但他们依然大汗淋漓,护目镜也是模糊一片。结束任务后,大家都处于一种缺氧的状态,头脑晕晕乎乎的。

  消杀成了邱建章的职业习惯。每次乘列车,他总要看看列车长及工作人员是否严格落实测温、消毒等防护措施。常常对消毒剂的使用剂量、配比、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跟工作人员做详实沟通。回到自己办公室已是凌晨了,但常常看到武汉疾控所十几间办公室还亮着灯。

  疾控所所长杜乾、党委书记程鸿洲、副所长钱俊雄和大家一道坚守岗位、尽职尽责,夜深人静的时候,很多同志都是完成任务刚返回单位,邱建章特别感动。

  这些天来,疾控所的优异表现像放电影一样,在邱建章面前历历在目:每天上班时间,所长杜乾风雨无阻地亲自为突击队员壮行,几句简短的指令和祝福语后,杜所长都要用粗大有力的马克笔亲手将“我是共产党员”、“有我在,武汉必胜”等激励人心的话语写在每名队员的防护服上。遒劲有力的书法显得那样雄壮豪迈、激励人心,字里行间既有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英雄气概,又有“不破楼兰终不还”,一个都不能少、盼君平安归来的殷切期盼。这几乎是杜所长每天都要进行的政治动员,很有仪式感,内涵很丰富,一次次为大家鼓劲,让人回想起来禁不住热泪盈眶。

  副所长钱俊雄,临近退休的年龄仍旧坚守在岗位。他每天统筹协调、调度指挥、亲力亲为调配工作人员,严格实施工作质量督导。尽管他的声音有些嘶哑,精气神却那样充沛。

  党办主任肖一兰、办公室主任殷璐由于工作繁忙无法照顾孩子,只能暂时将孩子送到父母家,她们对孩子真是牵肠挂肚但又不能陪伴相守。每次微信视频,听着孩子一声声叫“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呀”,看似平静的内心一直在颤抖,但她们迅疾擦干泪水投入工作。这种舍小家顾大家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

  让人感动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很多同志亲人去世也无法看一眼、送一程。业务科科长李涛兼任所应急办主任,整天忙着收集信息、整理资料、协调指挥,工作繁琐忙碌。在疫情最紧张的关头,李涛的父亲不幸在黄州去世。李涛这个平时无比坚韧的汉子,想见父亲最后一面的心愿永远无法达成,只能仰天长叹,悲痛的泪水抑制不住往下流……

  消毒科副科长侯屹带病坚持工作,直言“轻伤不下火线”,“重伤捯饬捯饬也要战斗到底”。消毒科科员石灿明今年57岁了,在2019年安装了心脏支架,疫情期间老当益壮,冲锋在前,虎虎生威,他说百年不遇的疫情,他不能当孬种……

  这是战争状态,这是在打大仗、打硬仗。正是靠责任担当、顽强拼搏的韧劲和狠劲,大家才更好地冲在一线,做到“首战有我,用我必胜”。

  作为消杀工作的具体负责人,邱建章大脑中思考的问题实在太多,需要协调的工作也多。消毒液如何配制、办公场所如何消杀、工作有没有预案,哪个死角没有覆盖到?这是邱建章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

  想多了容易失眠。邱建章慢慢习惯了碎片化的睡觉,抽空能睡就睡一会儿,这样才能有精力、有体力干好工作。

  每天的工作有些雷同,但雷同的工作又必须小心谨慎。上班后,自觉到清洁区更衣,然后洗手、穿隔离衣、戴帽子、戴口罩、戴护目镜、穿防护服、穿鞋套、戴面屏、戴手套……每个环节都必须一丝不苟。

  小小的失误,都可能给自己带来感染的风险。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像在装炸弹。做好这一步不但是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更是对他人和社会负责。

  夜幕降临,消杀人员仍旧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汗水形成的雾气在护目镜上开了“花”。

  百年不遇,没什么比遏制传染病更重要!持续战斗,连续奔波。每晚睡眠都不好,生物钟早已适应了碎片化睡眠。

  只是,自己的耳畔时常响起宣读过的誓言:“要为铁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职工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尽管艰难,每天邱建章都要为自己和大家注入正能量!

  三

  战疫情况,比人们想像中要严重。那些工作场面,每天在打仗。

  有时工作之余,邱建章也想起妻子。邱建章的妻子王伟和他一样毕业于郑州铁路卫校,都是学医的,两人同年毕业。

  疫情初始,夫妻俩想象着看不见的病毒,茫然而心悸。1月中旬,夫妻俩早早戴上口罩,不与人握手,不辨人真颜,瓮声瓮气地通过口罩传递语言和信息。

  王伟本可以不参加这次战“疫”。毕竟在他们面前,是看不见、摸不到,且异常顽固的新型冠状病毒。家中有老人需要照顾,邱建章因为工作原因顾不上家。

  1月19日晚上,下班刚到家,王伟的手机屏幕亮了:“各位同仁,医院将组建突击队。请大家考虑并和家人充分商量后自愿报名。”

  不到一刻钟,报名回复的信息在武昌医院的微信群里已“刷屏”了。

  王伟有点忐忑和紧张,思考片刻,她迅速给邱建章打电话:“老邱,事情紧急,我要去上班。”

  说什么好呢?都知道事态严重。

  1月20日,武汉市卫健委公布了61家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和9家定点救治医疗机构名单,武昌医院作为首批发热门诊医疗机构位列其中。1月22日18时3分,武昌医院发布疫情期间的第一条微博,告知该院为中心城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并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话题标签。

  邱建章想也没想立即对王伟回话道:“战争状态,想去就去。”

  邱建章知道,妻子的决定不会随意更改。

  当初两人选择学医时,彼此都知道,越是在危难时刻,越需要医护人员勇往直前。

  作为医护人员,救死扶伤,这是职责所系,更是使命担当。只有奋战在抗疫一线,才是最佳位置!

  事后回想,王伟为自己庆幸。关键时刻,灵魂深处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超越了恐惧,促使她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事后,院领导告诉王伟,如果当时王伟说有困难,医院不会让她上。因为毕竟有危险,且他们两口子都奋战在抗疫第一线。

  因医院被征用,有大量工作要做,王伟让邱建章帮她送一些衣物到医院。然而,邱建章也转战在武汉铁路局管内的多个地区,给妻子送衣物的事只能缓一缓。这一缓,就是80多天。

  夫妻俩一个在疾控所上班,一个在武昌医院上班,一个在万里铁道线上迎战随时可能遭遇的风险,一个在医院分诊台极度危险的区域工作。

  他们在不同的抗疫一线,度过了惊心动魄的80多天。

  每天清晨6点多,王伟都要戴着口罩骑自行车上班。为减少传染率,每次上班,她都选择走路或骑自行车。

  出了小区,身边曾经繁花的徐东地区,大街上空空荡荡,唯有树叶青翠依旧。看着曾热热闹闹的徐东大街如此冷清,王伟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酸楚。

  王伟整天穿着防护服,戴着N95口罩,在“中暑”式穿戴中奔忙,在分诊室的岗位上坚守着。每个房间都有患者,或者疑似,或确诊。天气暖和了,出汗多,穿着防护服太热,又不能补充水分,只好将背靠在分诊台的柱子上感受凉意。

  王伟从未向邱建章叫过苦和累。想到那些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只要意识清楚的,他们该多痛苦啊。恍惚之间,王伟特别想念不戴口罩、自由呼吸的日子。

  受当时抗击疫情的氛围影响,夫妻俩感觉两个人都在奔跑,都在抢时间。除了迎难而上,其它别无选择。每天的工作节奏特别快。

  夫妻俩互相鼓励、负重前行,并肩战斗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最前沿,共同为武汉疫情防控阻击战作贡献。

  看到周围的人去世,夫妻俩的眼泪不禁汹涌而出,浸湿了口罩。

  夫妻俩曾经约定,如果感染了,也无遗憾,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尽这份责任。

  工作之余,夫妻俩互发微信:保暖是第一位,千万不能感冒。若感冒,就要隔离,就要引起恐慌。生活上不习惯,心理上不习惯,节奏上不习惯,但要逼着自己习惯。

  邱建章从没有设想过夫妻俩出了事怎么办,他只是想干些实事,多干一些,铁路职工和旅客货主感染的概率才会降低。对于奋战在抗“疫”一线直接与病人打交道的妻子,邱建章心里愧疚——“干着急帮不上忙”。如今,疫情尚未结束,在各自岗位的夫妻两人仍难见面。

  非常时期、非常办法,夫妻俩这一分别,就是80多天。他们在各自岗位上,见证着武汉从生病到逐渐康复的全过程。4月8日武汉“解封”后,夫妻俩只休息了一天就回到工作岗位。

  4月10日之后,夫妻俩人看到家门口的一环上开始堵车,眼泪禁不住往下流。看到所在的武铁佳苑邻街的“过早”摊点出摊了,心情又激动到无以言表。

  生在武汉,长在武汉,夫妻俩都深爱这座城市。他们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爱着它。目前武汉快好了,他们无比欣慰,无比珍惜。

  这一生,为武汉拼过命,值了。

  四

  邱建章反复说,他和王伟只是众多医护人员的缩影。事情多,压力大,三个多月来,没睡过安稳觉。

  穿上防护装备,没办法接听手机、没办法上厕所、没办法喝水,就连说话也不方便,感觉都必须得配个对讲机和耳脉才能搞定。常常昼夜不息地忙,有时可以下班休息了,但突发事件总打乱工作节奏。下班前夕脱防护用品比穿更难,这个过程像在拆炸弹,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保持非常的清醒,宁愿慢一点,也不能出错。

  当脱下最后的防护用品时,自己已是一身汗水,这个时候会感觉有点冷,但是还得去洗脸、洗眼镜,洗完后立刻加上衣服,防止感冒太重要!

  下班后,每个人都是布满勒痕压伤的脸和满是褪皮粗糙的手,疲倦的面容是常态。

  3月底,武汉的重症病房空床了,医护人员轮休了,新增病人停止了。在繁忙的浑然忘我中,事态正慢慢地变好。关于疫情的好消息,每天都在夫妻二人微信屏幕上闪闪烁烁跳动着。

  身边的好消息更加喜人:铁路防疫工作成绩显著,武昌医院不辱使命,床位也渐渐空了。这是夫妻两人最高兴的事。

  下班路上,邱建章看到晚樱开了,心里甜滋滋的。王伟说,当她看到武汉街边的树梢上开满了红花、白花和紫色的花,感到由衷的欢喜。

  邱建章和王伟,尽管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动地的成绩,但正是千千万万个像他们一样的医护工作者,毫不退缩、勇担责任,拼命工作,才有力保障了更多人的健康安全。在他们身上,充分体现了医护人员主动作为、勇往直前的使命担当。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防疫 编辑: 侯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