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战“疫”人物之赵静:抗“疫”玫瑰 铿锵绽放

时间:2020-04-13 15:46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张贵锋 王婷 江曲

  “你的微笑散发浅浅幽香
  你的靓丽扛起责任与坚強
  那份承诺心中吟唱
  你是盛开的玫瑰
  你的脚步追随时间赛跑
  你的韶华书写无悔和力量
  勇敢面对那艰险
  你是铿锵的玫瑰……”
 
  近日,这首讴歌铁路人战“疫”事迹的原创歌曲《静静的玫瑰》制作完成并上线。这首歌由铁路词人万军和卢伏龙根据共产党员、福州站值班站长、福建省劳动模范赵静的战“疫”事迹创作而成。温暖、朴实的歌词,优美、激扬的旋律,呈现了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赵静和她的同事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全力构筑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确保旅客平安的敬业与奉献精神。

  轻伤不下火线

  “老公,我这是怎么了?你快来!”

  赵静紧急“呼叫”正在煮早饭的爱人。

  赵静生病了。

  1月10号春运开始后,每天十多个小时精神高度紧张的“连轴转”,让赵静的身体拉响了“警报”。

  1月21日早上六点,她在闹铃声中睁开眼睛。曾经的军旅生涯、铁路的半军事化管理、忙碌的客运工作,让赵静丝毫没有起床困难症。闹钟一响,她如同士兵听到了嘹亮的军号,快手快脚地穿衣起床。

  “哎呀,怎么回事?房子好像在晃动,地板怎么软绵绵的?是不是地震了?”没容她多想,一阵眩晕袭来,她站立不稳,身体控制不住地摇晃好几下,跌坐在床上。眩晕紧追不舍,她支撑不住,又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过了好一会儿,眩晕像一个小偷,在得手后溜之大吉。在爱人的协助下,损失了十多分钟时间的赵静匆匆洗漱、草草吃饭,驾车驶出车库,加大油门向火车站驶去。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的赵静再次被眩晕突袭。这次力道更狠,没有过渡,没有渐进,她像截木桩子,直挺挺倒在了床上。此后,这样的状况连续几天出现。头晕的时候,脑袋只要轻轻一晃,就痛得像要裂开似的。

  “必须去医院,脑子是身体的‘司令部’,千万大意不得!”家人得知情况之后,都非常替赵静担心。

  “忙完节前这几天,过完年就去看医生!”赵静心里暗暗想。

  福州站节前客流高峰浪打浪,每天发客量都在十万以上。赵静从早到晚忙得像打仗,人手也紧得像绷到极限的弹簧,每个人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因此,赵静决定把身体的不适再拖几天,等年后客流平缓的时候再去医院。

  然而,疫情打乱了赵静的计划。1月20日晚上,央视《新闻1+1》节目连线钟南山院士,面对白岩松的提问,钟南山斩钉截铁地回答:“现在可以说,肯定的,有人传人现象。”

  从大年三十开始,全国的防疫形势都严峻起来,防控措施升级。“以战斗的姿态防控疫情!”当过兵、扛过枪,入路16年来退伍不褪色,获得过南昌局集团公司“平凡之星”、福建省劳动模范、江西省技术能手、全路创先争优服务明星等一连串荣誉称号的赵静,在战友群和班组工作群里放出了这样的“狠话”。

  只要到了工作岗位,赵静就会迅速进入战斗姿态,不管多危险多紧急的情况,她都第一时间冲上去。

  疫情发生以来,赵静每天忙忙碌碌十几个小时,中午30分钟的就餐时间是她宝贵的“中场”休息时间。但2月2日12时45分左右,赵静只用十来分钟就“吞”完午饭,揉了揉眼睑下方的两道勒痕,搓了搓发痛的耳朵,熟练地戴好口罩,抄起对讲机,大步走向工作岗位。

  说来很神奇,赵静不记得从哪天开始,眩晕就再没有出现过。它就像旷野里的一阵风,不知道从何刮来,掠过草木、显示威力之后,就消失在了某个洼地或山坳。

  “兴许是病毒来了,以毒攻毒,把眩晕吓跑了!”赵静做出了自己的乐观判断。

  英勇阻击病毒

  “静姐,你快来!有个买南京票的旅客打电话时说‘能传染几个算几个’,五号窗口,快来啊!”14时20分左右,票房同事在对讲机里紧急呼叫。

  “别慌,马上到!”

  赵静一路小跑,从一号站台迅速赶到售票窗口了解情况。她脚下生风、心急火燎,恨不得像出膛的子弹般飞到售票窗口。

  “旅客的年龄、姓名,快快快!”

  “信息有了,走走走!”她和闻讯赶来的民警旋风般一起赶到候车室寻找。

  根据车票信息,这位姓葛的旅客应该在一区三号检票口候车,但找遍整个一区也没发现他。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如果这名旅客真的是确诊病例,那跟他近距离接触的旅客和车站工作人员就都有被感染的风险!

  情况万分紧急。赵静和民警扩大区域、分头寻找,终于在五号候车大厅10号检票口附近找到了这位葛先生。她没有贸然行动,而是悄悄拍下旅客的照片发给民警。

  “应该就是这个人吧?”民警收到消息迅速赶来并确认后,两人一起走上前去。

  “要是传染上你,算你倒霉,可别怪我啊!”看到形势不妙,这位葛先生硬邦邦甩过一句话来。接着他又干咳两声,让赵静和民警心头一紧。

  服务台的同事跑过来,悄悄告诉赵静:“静姐,这个人刚才摔我们的鼠标,还拍打服务台,好吓人啊!”

  这个旅客是感染之后想报复社会?还是喝多了才有这样的失态行为?在民警的协助下,赵静勇敢地跨前一步,屏住呼吸,把额温枪稳稳地对准他的眉心。“36度5,体温正常!”在确定他并没有发热后,赵静和同事进一步查询他一个月以来的购票信息。购票信息显示他近期没有到过湖北。

  经过深入了解,这位葛先生所谓的“能传染几个算几个”,不过是跟家人吵架又喝闷酒后的气话、酒话。民警对其做了严肃的批评教育,赵静又先后三次给他测量体温。确认正常后,赵静交代值班员重点关注、送到站台,并跟列车长做好交接。

  疫情是测试剂、试金石、温度计、体检表,既检测国家的力量、社会的温度、人心的距离,又测试人心、人性、人格。在这次史无前例的大检测中,少数像葛先生这样的人表现并不光彩。

  “葛先生事件”警报解除后,赵静再次开始每天的固定功课:巡视。福州站的12个站台、11个检票口、南北验证口和出站口,一处不落。自1月24号迄今,她和同事共同完成了对超过600趟到达福州的列车旅客的体温测量工作,协助公安和医务人员妥善处置了约18名疑似发热旅客,其中需要隔离的疑似感染者5人。
 
\
赵静为旅客测量体温。

  传递“玫瑰”馨香

  “静姐快来,有个旅客大小便失禁,抽搐得很厉害!”

  “别慌,马上到!”

  熟悉的呼唤、熟悉的回复,再次响起在福州站。赵静又是一路小跑,边跑边用对讲机通知驻站医生和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

  这是位中年男士,躺在潮湿的地上浑身抽搐个不停,一只手还紧紧捂住口鼻。赵静赶紧拿起包垫在他头下,又跟民警一起找出另外包里的身份证、病历本:

  “肺结核!”

  “这里有药!”

  旅客的手紧紧地捂住口鼻,费了好大劲儿才喂他吃下药片。随后,他又下意识地紧紧捂住口鼻。

  渐渐地,旅客睁开了眼睛。“你捂住口鼻是担心传染给我们吗?你这是轻度肺结核,不会传染,我们也有防护,手可以拿下来了。”赵静说。

  旅客仔细看了看,好像在确认医生的话,随后把手慢慢放了下来。他都昏厥抽搐了,还下意识地捂紧口鼻,尽力避免对他人造成伤害,真是个好人!赵静禁不住心头一暖。

  这是位聋哑旅客,他拿出纸笔写下歪歪扭扭几行字:“没事,休息下,回家,渠县”。经过检测,他的体温正常,身体状况逐渐恢复,坚持要坐车回家。

  上车后,这位旅客对赵静伸出双手,两个大拇指不停一屈一伸,赵静知道这是哑语“谢谢”的意思。

  “疫情期间,主要工作是疫情防控,但也不能忽略对重点旅客的服务。”赵静反复和同事强调。

  疫情期间,有好几批福建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在福州站乘车。每每看着她们随身携带的纸尿裤等物资,看着她们与亲人拥抱告别时的眼泪,看着她们坚毅无畏的眼神,赵静觉得:跟她们比起来,自己面临的危险不值一提。有时候,她也觉得非常自豪:千百万人联手并肩,组成抗疫的坚固防线,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分子。

  时间是无情的,尽其所能吞噬掉琐碎的细节;而那些任时间冲刷也难以磨灭的记忆,往往就是刻骨铭心的。

  赵静清晰地记得:2002年,她参军刚满一年,所在部队整个旅都被裁撤。最后一次出操,旅长亲自带队。那个铁一样的老军人,那个讲话像发射炮弹般铿锵有力的老军人,竟然大颗大颗掉眼泪。旅长讲了很多,赵静记得最牢的是这句:你们的军装只穿了一年,但是,你们一辈子就都是军人、都是战士,要永远对得起曾经的橄榄绿军装……

  18年光阴荏苒,当年参军时还动不动哭鼻子的赵静,现在已经是一个四岁女孩的妈妈了;当年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训练的普通战士,如今已经是出类拔萃的铁路战士了。每次穿上铁路制服,犹如穿上了铠甲,赵静都觉得自己仍然是一名战士!

  “妈妈,抱抱……”

  3月16日夜里,赵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这时候的她,已经卸下“铠甲”,也卸下了所有的坚强和无畏,重拾做母亲的柔软与小心。

  每次女儿歪歪倒倒、张着小手向她跑过来,赵静都赶紧让老公“拦截”下来。她说:“自从疫情发生后,我都不敢抱妞妞了。就算消了毒、换了衣服,我也不太敢像从前那样亲密无间。”

  “我坚信,疫情很快就会被战胜。那时候,妈妈们可以尽情拥抱自己的宝贝,大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即使忙起来、累一些,也甜在心里!”赵静说。
 
\
在站台上作业的赵静。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防疫 编辑: 侯嘉林
上一篇: 藏蓝色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