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清末“铁路总管”盛宣怀

时间:2013-04-24 16:22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

\
 
  我国的铁路建设始于清末民初,当时担任全国“铁路总管”的是盛宣怀。在中国铁路史乃至整个中国近代工业史上,盛宣怀确实是个人物。有学者统计,清朝共修筑铁路9100公里,其中3962公里是外国人修筑并经营的,中国自筑的铁路5100公里(含政府筹款修筑的4465公里,商办铁路657公里),而盛宣怀督办筑成的铁路2254公里,占政府筹资修铁路的近一半。盛宣怀作为铁路督办大臣干了9年,其间从英国借了1065万英镑,他吃回扣 5%,折合中国的白银440万两。如此巨贪,还把回扣说成是“国际惯例”。

  就是这样一个清廷“必不可少之人(慈禧语)”,以聪明而显赫,1911年又因为聪明而自误,因强行推进铁路国有政策,直接导致了四川的“保路运动”,间接引爆了辛亥革命,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掘墓人。

  李鸿章出点子助盛家发财

  盛氏家族自明代永乐年间就从南京迁居到常州,至晚清已在常州生活了400多年。在乾隆之前,虽然盛宣怀的祖父盛隆在浙江做过几任知县,盛家也只不过称得上地方乡绅而已。

  盛宣怀出生于1844年11月,据说那年春天,盛隆梦见常州老宅庭院中的杏花开得灿烂如锦,觉得是个吉兆。结果,儿子盛康这年不但中举,又喜得贵子。盛隆就给孙子取了个字号“杏荪”。说也奇怪,此后盛家果然发达起来。

  当然“吉兆”只是传说而已,盛氏家族的发达是靠抓住机遇。盛康在湖北当过两任道台,先当督粮道,后做盐法道。督粮道负责监管督运漕粮,盐法道则负责食盐生产、定价、收购、运输。盛康在做督粮道时,对粮价十分熟悉,就让女儿、女婿在常州开米行赚钱。

  不过,这样赚点儿小钱的生意发不了财。1867年盛隆去世,按清代官制,盛康要回原籍居丧27个月,称为“丁忧”。盛康辞官扶送盛隆的灵柩回到常州。那时,太平天国运动结束不久,常州一带难民纷纷返回重建家业,却缺乏资金。

  时任江苏巡抚的李鸿章是盛康的同年,建议盛康回常州后开几家典当行,定可赚钱。盛康本来也就闲着,听了李鸿章的意见,一回常州就积极筹办此事。次年7月,盛家第一家典当“济大典”就在吴县(今属苏州)开张了,没想到生意好得出奇。盛康看出这是一生财之道,接下来在常州、南京、江阴、无锡、宜兴、常熟大张旗鼓地开起典当来。不到10年,盛氏旗下的典当有了二十多家,盛氏私有账号“愚记”的资产高达数百万两白银。

  办典当要融资,典当业的经营与钱庄是分不开的。盛氏家族于是又集资开起了钱庄。本钱和利润从钱庄流到典当,又从典当流回钱庄。发家以后,盛康在苏州石路置办了房产,还把私人花园刘园买了下来,改名“留园”。到光绪初年,常州盛氏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

  跟着李鸿章从地方大户到豪门

  从常州大户到大清豪门,这一跨跃是由盛宣怀来完成的。盛宣怀只中过秀才,参加3次乡试考举人都名落孙山,后来干脆管起了典当钱庄生意。1870年,李鸿章率军前往陕西征剿回民起义军。经朋友介绍,盛宣怀进了李鸿章幕府当文书,从此跟随李鸿章一步步从军营文书做到一品尚书,从典当掌柜变为掌握大清十几家垄断企业的实业家。

  李鸿章为何那么器重一个连举人也没有考上的幕僚呢?李鸿章所以器重盛宣怀,是因为盛宣怀的“经世致用”思想符合他的洋务强国宏图,盛宣怀的务实和精干也符合他的用人要求。作为洋务派领袖,李鸿章当时正在酝酿创办一批企业,却缺少精明的实干人才。他发现盛宣怀是个可塑之才,就有意识地给盛宣怀提供机会。1872年,李鸿章发起创办中国近代第一家大型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时,让盛宣怀与上海的航运世家朱其昂、广东的怡和洋行买办唐廷枢等共同参与起草轮船招商局章程。盛宣怀起草的章程思路前瞻,条理清晰,见解独到,受到李鸿章的赏识。由此,盛宣怀被委任为会办(副总经理),走上了洋务之路。

  盛宣怀认准了这是一条可以“做大事、成大业”的路,要死心塌地跟着李鸿章。他写信表忠心:“百年之后,或可以姓名附列于中堂传策之后,吾愿足矣!”就是说,将来李鸿章传记里能把他盛宣怀的名字列上,他就心满意足了。1886年,盛宣怀在山东做官时,还给李鸿章写信,表示自己追随李鸿章二十多年,“近年办事稍有把握,俱由亲炙而来。”意思是“我的所有成功都是您手把手教出来的”,流露出感恩戴德之心。

  借款修路的十年高潮

  1896年,洋务大臣张之洞的官办汉阳铁厂难以为继,不得不请主张官督商办的盛宣怀接手这个烂摊子。而此时清政府决定修建卢汉铁路,张之洞推荐了盛宣怀。盛宣怀接手汉阳厂,与张之洞达成的第一个约定就是,如果在湖广境内修铁路,就一定要用汉阳厂的钢轨。于是,盛宣怀于1896年9月被任命为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的督办。上任后,他第一份奏章就是请求把“轨由厂出”定成了国家政策。

  修筑铁路需要大量资金。盛宣怀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用向外资借款的方法,条件虽然苛刻,但比入股导致主权外落要强。盛宣怀作为铁路督办大臣干了9年。在“借款筑路”的思想指导下,先后向外商借款共计1.8亿余两。从1896年至1906年,盛宣怀共修铁路2100多公里,是之前三十余年的6倍,甚至超过民国前二十年(1911年至1931年)所修铁路的总数。

  盛宣怀在成立铁路总公司时,是主张商办的。他认为,铁路归商办,外国人要求造铁路可以不归外交的交涉范围。

  1905年,卢汉铁路分段竣工通车,仅1905年所得的净利是237.5万两白银,1906年所得净利是353.4万两,外方一年便可分享盈余白银60万两之多。各地士绅纷纷上书,抨击外资借款修路利权损失太大,再加上沪宁铁路的用途浮滥,掀起了铁路收归自办和民间商办的高潮,盛宣怀成为千夫所指的攻击对象。

  1905年,清政府在北京设立了铁路总局,同时撤销上海的铁路总公司。盛宣怀的铁路总公司终于完成了使命。

  “保路运动”引发辛亥革命

  1911年1月6日,盛宣怀被授为邮传部尚书。5月8日,清“皇族内阁”成立,盛宣怀是4名汉族内阁成员之一,官场势力达到顶峰。

  铁路归邮传部管辖,盛宣怀发现,他接管的是一个烂摊子:路政一团混乱,商股还被贪墨一尽,致使旧股不能还,新股不能招。各省的铁路老板们,成天将拒绝外资的爱国口号挂在嘴边,张之洞用巨款从美国人手里“收回利权”的粤汉铁路,“利权”既没有归于政府,也没有归于百姓,而被“爱国者”中途截留了。这些“绅士”不仅脱离了官方的监控,而且脱离了股东会的监控,贪污腐败成风。

  而四川的情形就更为糟糕,“现开工二百余里,九年方能完工,全路工竣,需数十年。后路未修,前路已坏,永无成期。前款不敷逐年工用,后款不敷股东付息,款尽路绝,民穷财困。”此外,省与省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各自为政,清政府因此认定商办铁路“奏办多年,多无起色,坐失大利,尤碍交通”。

  借外资让外商修路高效快捷但权益外落,民间商办又贪腐成风效率低下。两难之际,清政府决定重回借款修路的老路,顺便借款缓解财政危机。铁路收归国有便提上了日程。

  5月9日,清政府颁布了铁路干线收归国有的上谕。5月22日,盛宣怀与英德美法4国银行团签订了借款600万英镑修路的合同。很快,他就收到了各地反对的消息。“保路运动”由此爆发。

  对于广东、湖南、湖北等地,清政府赎买股票的做法对商民较为有利。因此,这些地方的“保路运动”很快平息。对于四川,盛宣怀的解决办法则是,仅仅换回实际上用于铁路建设的股款,而并不换回全部股款。对于被川路公司总收支施典章亏掉的700万两白银,政府只同意发给四川铁路公司股东大约400万两白银的国家保利股票。亏空的300万两,盛宣怀认为没有必要对此负责。他明确指出,政府的钱来自全国百姓,政府没有权力慷全国百姓之慨,来弥补四川商办铁路公司自己造成的投机损失。因此,“保路运动”在四川掀起的反对声浪也最为激烈。自7月15日起,发展为武装争路时期。

  此时的盛宣怀并未意识到危机的来临,积极主张用兵镇压,并以“兵警皆川人,惧不用命”为由,请鄂督瑞澂将湖北驻军调赴重庆,保护商埠,以做声援;请云贵督抚调近川之处的“统将带枪队千人驰往”,以其“震慑解散”保路群众。不料,用兵镇压“有类抱薪救火”,盛宣怀不由“殊觉宽猛两难”。9月7日,川督赵尔丰逮捕罗纶、蒲殿俊等保路同志会代表,枪杀数百请愿群众。第二天又下令解散各处保路同志会,激起四川人民更大愤怒,将各处电线捣毁,沿途设卡,断绝官府来往文书。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盛宣怀 清末 铁路 编辑: 姚航
上一篇: 太岳山下父子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