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文化| 铁路博览| 铁路建设| 路局动态|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微博|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快看,树在奔跑

时间:2017-12-03 08:06:23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冷冰
\
  冷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7届、电力首届作家高研班学员。出版散文集《与树比肩》。曾在《现代教育报》《国家电网报》等开设杂文、散文专栏,诗歌作品见于《诗刊》《草原》《清明》等刊物并获奖。
 
  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认识火车是从“听”开始的。那年,我大概七八岁的样子。
 
  上世纪70年代末,我在燕山脚下的农村老家度过童年。那时候,最好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10岁以前,我坐过最快的交通工具是拖拉机。火车,这个名字只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过,根据老师的描述,想象很多拖拉机的车斗连成一串,可那么长怎么跑啊,怎么拐弯儿呢……对火车的未知与新奇,让一个山里孩子充满了疑惑和想见到它的渴望。
 
  看火车的机会很快来了。临近年关,母亲让我跟大哥去几十里外的表舅家参加婚礼。寒冷的天气,我是不愿意去的,但是母亲为了给大哥凑伴儿坚持要我去。她说了吃好的、看电影(那时候流行谁家有喜事谁家请全村人看电影)等好处,见我不动心,忽然说:“你表舅家通火车了,你不想看看?”“啊,真的吗?”我立即同意了,满心欢喜地坐上了大哥自行车的后座,一心奔着火车去了。
 
  到表舅家的时候已近黄昏了,稍坐片刻,我就急着问比我大两岁的表兄,到哪里能看见火车。表兄斜看了我一眼,语气傲慢地回答:“你以为火车是想看就能看到的?要等的。”看我一下子失望的样子,他才又安慰我,火车开通才两个月,以他和小伙伴们的观察,一天有两趟火车经过,现在可以先带我去看看火车道,等明天再带我去看火车。反正小孩子在婚礼上也帮不了什么忙,况且这次看火车的兴趣大过了对吃的惦念,听表兄这样一说,我心定下了,马上跟在他后面出了家门。
 
  太阳已经到了西山顶,几片黄色的云浮荡在夕阳周围,像是要将夕阳包裹起来,藏到山后面去。风更冷了,我和表兄在有些刺骨的冷风中出了村子,爬上村外的一个小山坡,然后,我就看到了一条黑色的道路从东方蜿蜒而来,绕过山脚,在暮色里,像无声的溪流,向夕阳所在的远山奔去。表兄指着那条黑色溪水说,这就是跑火车的铁道。我恍然,原来,火车专门有自己走的道呢,怪不得老师说它跑得快。但是我还是想象不出,火车在铁道上奔跑的样子,只能等明天再来看了。于是,我们在越来越黑的天色里回了家。
 
  但是,就在这天半夜,火车提前来了——它闯进了我的梦。
 
  肯定是后半夜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突然将我从睡梦中惊醒,确切地说,是震醒。山村的夜寂静空旷,一声狗吠就能覆盖全村。沉闷的声响如闷雷从四面八方冲撞而来,而且一波接一波,又突然扬起一声高昂的啸叫,整个黑夜都要被劈开一样。我感觉到身下的床在微微抖动,本能地挺身坐起,下意识地想下床跑出房间。漆黑的夜里,一个在陌生环境中的孩子的恐惧是可想而知的。突然,黑暗中,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同时响起舅妈的声音:“孩子,没事儿啊,是过火车呢。”我镇定了一下,重新躺下,在黑暗之中,我听到了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这么大的动静,火车到底什么样啊?未知的火车,穿过黑暗,撞击着一个少年对新事物的认知想象,波涛汹涌。
 
  第二天上午,我正追着哥哥看新娘,表兄突然跑过来,拉起我的衣袖就往院子外跑,边跑边说:“快点快点,火车要来了!”
 
  啊,火车来了!
 
  我们沿着昨天走过的路,一溜小跑到了昨天看铁道的地方。有几个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已经先到了。果然,在我们的喘息声中,昨天夜里听到的声音又来了,由远及近,同时,脚下的大地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有人喊道,来了来了,火车来了!
 
  一条巨大无比的蛇从山脚探出头来,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因为我最怕蛇了。当我睁开眼睛,这条黑色的大蛇已经将它整个身段呈现出来,真长啊,它喷着白烟,像要把我们所站的小山坡整个盘起来。如果是在夜里看见它,我估计我会被吓到的。但是,此刻,我又是多么想坐上它,一起风驰电掣地跑起来啊,那该多威风!
 
  “……7、8、9……”有人在数车厢。
 
  “23个!比昨天的多。”
 
  “我前天看见了25个!”另一个孩子喊道。
 
  在兴奋的议论和高度紧张的情绪中,我还来不及细看火车的模样,它就消失了身影,留下轰隆隆的声响在空气中徘徊不散。
 
  第一次看见火车的兴奋和惊悚,一起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了。当我回家向母亲描述火车的样子时,突然发现,我能说出的只有火车的长度和声音,而这些又找不到熟悉的事物来打比方,让母亲体会到我的感受和心情,这让我一度非常懊恼。
 
  这之后不久,因为搬家,我终于坐上了火车。攥着小小的硬纸板做成的火车票,第一次钻进绿色车厢,在“哐当哐当”的节奏中,从农村奔向陌生的城市,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坐在深绿色皮革面的座椅上,我想起刚刚看过的电影《铁道游击队》,影片中刘宏大队长和同志们劫火车的场景惊险刺激,极为动人。之所以喜欢《铁道游击队》这部电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中的火车、湖水和船都是我没有见过的事物,在这样的环境中打鬼子,让一个孩子充满了好奇。记得火车开动不久,坐在车窗边向外眺望的我,突然对母亲说:“妈,快看,那些树在跑呢。”同样是第一次坐火车的母亲,比我淡定得多,她看了一会儿说:“它们是向后跑呢。”多年后,这段经典对答成为我们家庭聚会时常被提起的段子,每次都让家人笑起来。在新事物面前所犯的傻,既显现出人的局限性,也显示了人的可爱。
 
  从此以后,我爱上了火车,爱上了旅行,直到现在。出行的时候,如果在飞机和火车之间做选择,我多半会选火车,尤其是有了高铁之后,其舒适与快捷不亚于飞机,有时甚至比乘飞机还便利。
 
  选择火车的原因还有它在大地上奔驰的感觉。人是大地上的动物,飞翔乃行走之上的理想,非常态,所以,人更适应在大地上的变化,安全而舒适。当山、水、树和村庄等从眼前一一掠过,近快远慢,快慢之间,世间的事物便如一幅不尽的长卷徐徐打开,供你阅览欣赏。此时,可专注于眼前的景物,亦可放飞思绪于四方八极或历史与未来。人与车相对静止,又与车同速飞奔,动静皆有,目标一致,实乃快事。
 
  在微微摇摆的火车上,更有旅行的感觉。尤其在夜间,伴着恒一的行车节奏,侧身于卧铺之上闭目而眠,这行走中的夜时光,梦也在行走。黎明来临,人没有变,梦没有离开,但已经从一个地方到达了另一个地方,一切新鲜开始。
 
  有一次,在北京西站附近的一个高层写字楼开会,会议休息期间,我走到窗口向外看,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几十条钢轨铺展开,有的交错穿插在一起,如一张摊开的钢铁大网,在阳光下闪着斑驳的光。几十列流线型的白色列车一字排列,如大海涨潮,海浪一线涌起;又如辽阔草原之上,万马奔腾而来;亦如万箭在弦一触即发,其势如虹,其气撼天动地。
 
  人间大地,人与火车同奔共驰。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苏凡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