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文化| 铁路博览| 铁路建设| 路局动态|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微博|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火车,一路风景一路记忆

时间:2017-06-18 12:26:51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扶小风
\
  扶小风,原名李宇飞。1981年生,陕西扶风人。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左年》、散文集《湋川笔记》。曾获第七届冰心散文奖、第四届柳青文学奖、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等奖项。

  每个人的人生就像一部完整的电影,一帧一帧地演绎着可歌可泣的生命故事。有关坐火车的经历,在我的记忆中,就像留存的一张张黑白照片,珍藏在我的心中。
 
  我的故乡处于关中平原西部,一个交通十分不便的村庄。
 
  20世纪80年代,我们村还没有通公路,去镇上只能步行或骑自行车,在土路上一路颠簸。舅舅家在绛帐镇,逢年过节时,父母便会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和姐姐去绛帐镇走亲戚。那个在我童年记忆中最为繁华热闹的绛帐镇上,有一段铁路横跨而过。听说这条铁路叫陇海铁路,我所见到的那段铁路线上,时而会有蒸汽机车带着一节节车厢呼啸而过,经过西闸口的时候就“呜呜”叫起来,像是威武地宣告它的到来。西闸口的老爷爷坐在铁道边,摇着一面小红旗,扯着绳子阻挡所有将要穿过铁道线的路人。我对有着蒸汽机车的这个“家伙”好奇得要命,这样的庞然大物,竟然会跑得如此之快。尤其当绿皮火车经过的时候,车厢里总会有人探出头来冲我们微笑。于是我便想象,假如自己坐在火车上,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母亲说,等你长大了,我就带你去坐火车。于是,从童年时代起,我便有了坐火车的梦想,希望能够坐上被蒸汽机车带着的绿皮火车。
 
  终于,奶奶要回娘家,要去趟勉县,我有幸被带着。这是让我记忆深刻的一次火车旅行。父亲提前几天去绛帐站买了票,硬硬的小纸片,像校徽一般大小。走的那天,母亲很早就起了床,大概4点多,喂猪、扫院,然后做饭,最后才把我从睡梦中叫醒。吃罢饭,母亲给我换上过年才穿的新衣服。衣服并不合体,显得格外长。乡下的习惯,给孩子新买的衣服会稍微大些,免得来年长高了不能再穿。虽然我心里有一点点不舒坦,但还是非常兴奋,因为终于可以坐上火车,实现期盼已久的梦想了。
 
  天还微微暗,离火车出发的时间尚早。父亲推着自行车和行李,我和奶奶、母亲一道,沿着青龙庙到绛帐镇的土路在微微的夜色中行走。我能看到黎明前璀璨的星星闪烁。到了绛帐站才6点多,但是狭小的候车室里已经坐满了人。我趴在候车室的窗玻璃上看着一列列呼啸而过的火车,激动地大喊:“看,看,火车——火车。”戴着大檐帽、拿着检票钳的女检票员说:“喊什么喊,谁家的孩子,别让他叫了!”然后,她看着候车室里所有的人。这是我对检票员最初的记忆。最终检票上站台的时候,我有些胆怯地缩在奶奶身后,等待火车的出现。当火车终于进站的时候,我却有些失望了,因为春节增加的临客,并非我梦想中宽敞明亮的绿皮火车,而是货车临时改造而成的。我和奶奶被潮水般的人群挤进了车厢,甚至没有来得及与我的父母道别。货车上没有座位,大家只能背靠背地席地而坐。奶奶把我安排在一个角落里,当车门关闭的时候,车厢里就一团漆黑了,只有车厢中间处有个巴掌大的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亮光。后来,我就迷糊糊地躺在奶奶的怀里睡着了,醒来时,火车已经翻过秦岭到了阳平关。
 
  再一次坐火车是五叔带我去宝鸡的时候。他那时在宝鸡秦岭深处的一个工厂上班。他带着我从绛帐站上了火车,那是我向往已久的一列绿皮火车,那趟旅程也成为我童年时代坐火车最幸福的记忆。火车哐当哐当地向西爬行,我兴奋地在车厢里跑来跑去,看着车厢里形形色色的旅客,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和幻想。到宝鸡大概3个小时,五叔给我买了一份3块钱的盒饭,那也是我在火车上吃的最好吃的一次饭。从那以后,绿皮火车就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似乎它与我的生命有了一种难以割舍的关联。
 
  上小学后,有一次在《少年月刊》上看到同龄人写的一篇作文《看火车》,我竟然嘲笑起他们的贫穷和落后来。我在自己的作文中写道:“我们这里早就有了火车,我都坐过很多次火车,而他们却平生第一次看到火车,还是蒸汽机车牵引的那种。”后来,语文老师批评我说,中国很多地方都没有通火车,等经济发展了,好多地方都会通火车,以后我们去哪里都可以坐火车去了。后来去西安,我乘坐的依旧是绿皮火车,依旧在绛帐站上车,带着童年的渴望和憧憬,去西安看望远方的亲戚。生命中的美好时光依旧,看窗外飞逝的风景,看车厢中神情迥异的人们,听着列车中优美的音乐和歌曲。这是一趟走向幸福的旅程。
 
  再后来上了大学,好似生命中依旧无法躲避绿皮火车。虽然很多火车已经换成空调车,也变成了鲜艳的红色。那个时候,绛帐站已经废弃,父亲和我坐着大巴从西宝高速公路到了西安,然后从西安换乘踏上了开往青岛的火车。K172次列车,那个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绿皮火车。那是我20岁青春年华里最漫长的一次旅行,我的内心忐忑而好奇,父亲也是,我们都是第一次踏上这么遥远的路途,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24小时后,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我们便到了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疲惫和一路辛劳被海风和海浪驱赶而走,那一刻,我幸福无比……时光流淌,生命的旅程也被一趟一趟的绿皮火车辗转,火车给我带来了幸福,也带来了人生的变化。大学4年光阴,我在这样的绿皮火车上往返,收获了生命中不同的风景和人生经历。
 
  工作后,我还是习惯坐火车。尽管可选择的交通工具越来越多,像大巴、飞机,但坐火车像一种难舍的情结,缔结在我的内心中。躺在卧铺车厢里,听柔美的音乐,读精彩的小说或优美的散文,或者看窗外不同的风景,那是一种工作之余惬意的享受。这样的慢生活,是很多行色匆匆的人无法理解的。如今,高铁与飞机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那些遥远的、寄托着一代人童年记忆的绿皮火车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看着周云蓬的《绿皮火车》,我安静地坐在开往北京的高铁上。童年的记忆一幕幕掠过,我在遥想那些刻骨铭心的与火车有关的故事。随着时光的流逝,还会有多少人记起它们?那些远去的被时光遗弃的小站,会在岁月中留下痕迹吗?车窗外,铁道线向天边延伸而去,一列列火车开向生命的彼岸,在每一个中途停靠的小站,那些迥异的风景依旧。我们的人生也是如此,在每一处停驻之后,都会有生命的花蕾绽放,而那些童年的记忆,成为了生命中停泊的最初港湾。
 
  人生就像坐火车,一路风景,也一路记忆。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记忆 火车 风景
编辑: 刘海霞
上一篇:硬座旧时光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