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文化| 铁路博览| 铁路建设| 路局动态|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微博|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坐着火车去远行

时间:2016-09-10 10:53:29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郭震海
\
郭震海

  郭震海
 
  青年作家,笔名乐其、雨辰、太行墨客等。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生于山西省壶关县,著有长篇小说《信任危机》,中篇小说《留守女人》《两个中国士兵》《背你到天堂》等多部。出版有随笔集《风吹草动》,小说集《飞翔的纸蝴蝶》《传世忠告》等。在多家报刊开设有专栏,部分作品收录在《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中国微型小说名家名作百年经典》《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等多种选本。
 
  出门远行,我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是火车。
 
  咣当,咣当……火车在运行中富有节奏的声响,不仅不是一种嘈杂,反而会让心灵更安宁,如深谷中的暮鼓晨钟。此时,心灵得以展翅,如欢乐的鸟儿在空中翱翔,如奔跑的春风在林中穿行。
 
  若是购得的票刚好临窗,会更好些。单手托腮望着车窗外流动的风景,可以胡思乱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车窗外变换着的风景是真实的,又仿佛陌生。车厢内是各式各样的人,一节车厢就是一个流动的小社会。
 
  身在旅途,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职业,怀揣着不同的梦想,近在咫尺却互不相识,靠这飞驰的“长龙”聚在一起,可谓百年修得同“船”渡,此时的大家也算是有缘人。大家同一列火车,同一节车厢,彼此刚好相对而坐,一个微笑,一声问候,话匣子一开就热闹了。不同的面孔闪烁着同样的热情,同样的话题用不同的方言交流着,彼此在这丰富多元的信息碰撞中收获快乐,旅途中的感情就这样快速升温。
 
  足迹遍及六大洲的美国游记作家保罗·泰鲁,据说最喜欢的出游方式就是乘坐火车。上世纪80年代,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小伙伴”,坐着火车游历中国时,被车上其乐融融的场面惊呆了。他看着绿色铁皮包裹的世界有趣得很,这是他游历别国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场面。当时,他竟然忘了欣赏窗外的美景。在这个移动的“长龙”里,保罗·泰鲁发现人们用惊人的热情嗑瓜子、打牌、聊天和喝茶,每个人都好像在度假,总有无限的创意来打发时光。后来,这位美国“小伙伴”写了9本游记书,其中最精彩的一本就是《骑铁公鸡》。在书中,他用生动有趣的语言,讲述了一个轨道上的中国:“在这里,火车不是交通工具,它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它是一个地方。”
 
  在火车上遐想是美妙的,再去遐想一些与火车相关的事儿,就更是美妙。
 
  咣当,咣当……火车穿越连绵的群山,一声响亮的鸣笛唤醒群山,丝丝缕缕绵延向远方,仿佛变成了蓝天上悠长悠长的白云。作为生长在太行山某个“皱褶”中的我,不像城里的孩子那样幸运。直到16岁,我才真正坐上火车。记得孩童时代,我从大人们口中得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交通工具名叫“火车”,但是具体是啥样,想象不出。
 
  8岁那年,父亲一次出远门,给我买回一个塑料玩具火车。一个黑色的车头上挂着一个小铃铛,后面连着一串车厢,沿着设定好的轨道跑。这是我对火车的最初印象。记得那年春节期间,一个远房叔叔领着他的女儿来我家走亲戚。叔叔家的女儿比我小两岁。当时,我摆出玩具火车,在她面前好一通炫耀,不曾想,就在我洋洋得意时,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很是不屑地说:“你这算啥啊,是假火车,看看我家吧,门口就走着大大的火车,还有火车站呢!”当时,堂妹的这席话让我的得意瞬间烟消云散,转念就变成了对她的羡慕,心里想:“哇,那样长的火车,火车站该有多大啊。”后来,我曾一度感觉堂妹是在说谎,火车站怎么会放到一个村子里呢?
 
  后来,真正到了叔叔所在的村庄,我才明白堂妹没有骗我,火车确实途经她家所在的村庄,村庄里确实有个小站,站很小,只有几趟火车途经时才会在小站停车,如著名作家铁凝的短篇小说《哦,香雪》里写的那样,火车只停一分钟。也正是这一分钟,让这个小村庄变得很是扬眉吐气,村子里的人也仿佛从骨子里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我无法想象小村庄里第一次停下火车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或许正如《哦,香雪》开头写的那样:如果不是有人发明了火车,如果不是有人把铁轨铺进深山,你怎么也不会发现台儿沟这个小村。它和它的十几户乡亲,一心一意掩藏在大山那深深的皱褶里,从春到夏,从秋到冬,默默地接受着大山任意给予的温存和粗暴。然而,两根纤细、闪亮的铁轨延伸过来了,它勇敢地盘旋在山腰,又悄悄地试探着前进,弯弯曲曲,曲曲弯弯,终于绕到台儿沟脚下,然后钻进幽暗的隧道,冲向又一道山梁,朝着神秘的远方奔去。
 
  之后的多少年里,我都觉得堂妹就是小说中的香雪,香雪就是中国广袤农村里千千万万个对外面世界和新生活充满向往的“堂妹”。
 
  一个村庄,一个小站,停车一分钟——也正是这短短的一分钟,为堂妹所在的那个千年封闭的小山村打开了一扇大门,也为整个山村里的人带去了灵魂的复苏,或者说思想的觉醒。
 
  透过火车的发展史,可以看到新中国波澜壮阔的发展史。如今,中国进入高铁时代,令世界刮目。
 
  记得2015年2月4日,当天是农历腊月十六,也是2015年春运第一天。当天,在北京,我从早上进入北京西站后,直到3天后才出来,目的就是试图去真正“读懂”春运,“读懂”一张张匆匆归家者的面孔。记得当时的北京很冷,一阵风呼啸着穿过楼群,与另一阵风在某一个拐弯处交汇,迎头相击,合为一体,威力很大。这“穿堂风”就如无数支利箭,能穿透棉衣,直入骨肉。然而,在北京西站,无论夜色多么浓,丝毫改变不了这里的繁忙;无论天气多么寒冷,永远阻挡不住行人匆匆的脚步。南来北往的列车,进进出出的行人,灯火通明中,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不会孤独冷清。在站内,几个寒夜,我追逐着每一个细节,直到黎明慢慢靠近,寒夜隐退,东边的天色渐白。
 
  在北京西站的售票窗口,窗口内的售票员们,身体一侧对着电脑,一侧迎着旅客,他们一边与旅客交流,一边快速敲击键盘。他们嘴唇干裂,声音沙哑……当我询问得知在春运高峰,他们每天仅一句“您好,去哪儿”就要重复3000多次时,我再也没能忍住泪水,眼前一片模糊。
 
  其实,之前的两年时间里,我已经奔走在多个城市的火车站,穿梭在多条铁路线上,在拥挤的春运大潮中过了两个春节。最终,我写出了4万字的报告文学《春运,农民工内心深处的痛》,从另一个视角解读春运,从农民工的演变反映了中国铁路的发展,也向人们展示了春运这个周期性的“大迁徙”中铁路人的艰辛。
 
  记得有一次在一所大学做报告时,我说,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坐火车去远行。有学生提问:“为什么一定要坐火车呢,是追求一种浪漫吗?”我的回答是,NO!不仅仅是浪漫,对中国铁路,对火车,我心底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从乡村到城市,我看着生养我的农村一步步从贫困走向富裕。要知道,一个村庄,一个小站,停车短短一分钟,开启的是数千年封闭的大门,改变的不仅是一代人,而且是数代人的命运。作为村庄里走出的孩子,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这短短一分钟理解得更深刻。这就是我多年初心不改、热爱铁路,喜欢坐着火车去远行的真正原因。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火车
编辑: 刘海霞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